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南实快讯 >

南实快讯

好书推荐系列(十二)《我们仨》

作者:教导处   浏览:次   发布日期:2019/06/14

《我们仨》

1560478571477374.jpg

轻舟一叶泊书海,熟读深思子自知,今天我推荐的书是《我们仨》,感谢高二语文组何大红老师和高二21班邹世秋同学的来稿。        

杨绛,一个阅尽一百零四轮春夏秋冬的女人。

钱钟书,一个白首六十三年与春夏秋冬深情共的男人。

(yuàn),一个旅居在春夏秋冬里五十九年的女子。

想必,听至此处,《我们仨》——已跃出大家的脑海。读过《我们仨》的人,当忘不了里面漫长得揪心的梦,“世间好物不坚牢,彩云易散琉璃脆”,杨绛内心绽出的血泡像一只又一只“饱含着热泪的眼睛”。

染柳烟浓,吹梅笛怨,春意知几许? ”春天不在于何时开始,而在于春意几时到来;人不在于几时离开,而在于人迹何时才消散。于是,生机盎然才显得格外珍贵,离别释怀才显得尤为不易。文章合为时而著《我们仨》便是应钱瑗遗愿而生的散文集,仅仅一个普通三口之家的记忆。

一个单纯温馨的家庭几十年虽平淡无奇,但相守相助、相聚相失的经历却在细水流年中更显珍贵。杨绛写来简洁而沉重,回忆了先后离她而去的女儿钱瑗、丈夫钱锺书,以及一家三口那些快乐而艰难、爱与痛的日子。“黯然销魂者,唯别而已矣。钱瑗,钱钟书,与之同度多少欢愉,便会剩多少寂寞萦绕杨绛的余生。欢愉嫌夜短,寂寞恨更长。比起苍白的日子,不如沉沉睡去,于虚幻中得片偶重聚,对那时的杨绛已是不可多得的眷顾。大概是思之太过于心酸,杨绛竟不愿承认自己的奢望,一句 “锺书大概是记着‘我’的埋怨,叫‘我’做了一个长达万里的梦”拉开全文序幕。难过吗?不,钱钟书自己也仿佛早有所备,“从此以后,我们不再生离,只是死别。”天行有常,我们可以改变命运,却停不下人生的传送带,更无法扭转生死伦常。所以,更多的是对人生的无奈。我看钱瑗和杨绛,只知时间很长,我们所拥有的不知几分之几,我们陪伴父母的时间又不知是这几分之几的又几分之几。不是非要说父母爱我们更深沉,只是在这里白发人送黑发人更显悲伤。杨绛用梦境的形式完整地记录了这一“万里长梦”,这个家庭鲜为人知的坎坷历程,到此也算是有了个了结。 

“今宵酒醒何处?杨柳岸,晓风残月。”但千杯还复醒, 一梦不解忧。梦醒时分,生活沉痛也还在继续。85岁,87岁,两度丧爱,如果说人生是一场修行,属于杨绛先生的修行格外地艰难。“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好景虚设。便纵有千种风情,更与何人说。”往后的17年,没有丈夫和女儿,92岁的杨绛说“我清醒地看到以前当作‘我们家’的寓所,只是旅途上的客栈而已。家在哪里,我不知道。我还在寻觅归途。”92岁的杨绛也说,我一个人思念我们仨

“我们仨”不只是三个人,它是一段难以释怀的生命节点,是一片虚幻无终的美好执念,是一生不曾改变的守护陪伴。无论我爱的,爱我的,在身边,在远方,还活着,已死去,“我们”已成过往,但我们永远是“我们”。曾今我们,总喜那庭前花开花落;如今一人,也看得漫天云卷云舒。

梦里的他们,很好,还是过往的他们;过往的“我们仨”,很好,依然是杨绛的“我们仨”。

 本期书海泊舟到这里就结束了,我们下期不见不散!